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職場

如何解決官場霸凌?

古多爾:有多少資深政治人士在就職前接受過正式的領導力培訓?我們是否應該對那些即將手握大權的人提出這個問題?

本文作者為倫敦城市大學(City, University of London)卡斯商學院(Cass Business School)副教授

這段時間的另一個關鍵詞——撇開新型冠狀病毒不談——是霸凌。英國的主要霸凌嫌疑人是內政大臣普里蒂?帕特爾(Priti Patel)。有三個不同的政府部門對她的行為作出指控。繼下議院(House of Commons)前議長約翰?伯考(John Bercow)之后,她是又一位被指控霸凌下屬的人。兩人都否認了所有指控。

在其他地方,人們越來越擔心網絡虐待和網絡霸凌,每天有無數起匿名人身攻擊通過反社交媒體傳播。(這讓我想起了一個問題:我們為什么要容忍網絡匿名?)但是,在工作中遭到老板霸凌,這種事自古有之。

根據由政府資助的仲裁服務機構Acas的說法,職場霸凌可以有多種形式,包括“冒犯、恐嚇、惡意或侮辱性行為”,或者是“通過打擊、羞辱、詆毀或傷害被霸凌者的方式”濫用或亂用權力。

職場霸凌有多普遍?丹麥的一項研究顯示,8.3%的員工表示,他們在過去一年中受到過霸凌;在三分之一的情況下,霸凌者是經理和主管。在另一項研究中,4500名年齡在31歲至60歲之間的德國員工接受了調查,其中13.3%的員工稱曾被他們的老板霸凌(5%的員工表示程度很嚴重)。研究人員發現,被霸凌者與霸凌者沒有性別差異。

太多人做一件事會把事情搞砸,最好的情況下也會把事情搞慢。這就是為什么組織中的決策制定者是分等級的。在這種組織形式下,員工很容易受到特定上級情緒的影響。管理者可能未能認識到這種固有無力感所帶來的情感后果。

更糟糕的是,我在與華威大學(Warwick University)的安德魯?奧斯瓦爾德(Andrew Oswald)和威斯康星大學(University of Wisconsin)的本杰明?阿茨(Benjamin Artz)對英美數據進行聯合研究時發現,行為不當的老板對員工工作滿意度的負面影響最大。這種影響要比行為不當的同事或客戶所造成的影響嚴重得多。脾氣暴躁的老板需要明白,人類永遠不會忘記。美國的數據顯示,老板令人不快的行為在員工的記憶中持續時間最長。這可能是因為,濫用等級權力被認為不可原諒,因為其中的受害者沒有回應權——這正是霸凌的本質。

霸凌員工的老板會帶來昂貴的代價。保密協議經常被用來安撫員工(以及讓員工保持沉默)。例如,英國勞務和退休金部(Department for Work and Pensions)的一名據稱遭帕特爾霸凌的官員獲賠2.5萬英鎊。據估計,在英國國家醫療服務體系(NHS),霸凌和騷擾行為造成的員工缺勤、賠償和法律方面的成本約為每年23億英鎊。

領會這一點,對企業和政府來說都很重要。不快樂的員工效率是很低的。企業員工的工作滿意度有效地預示著企業未來能否在股市中取得更高回報。不快樂的員工也更有可能辭職。快樂讓員工更有效率。

在我與蘇黎世大學(University of Zurich)的昂內斯?巴克(Agnes B?ker)合作進行的研究中,我們發現,被高度評價為核心業務專家的管理者更有可能提高員工的工作滿意度,降低員工的離職意愿。我們的研究一致表明,如果你是一名管理者或是一位領導者,你必須對下屬的工作性質有深刻的了解。

老板開始霸凌下屬的原因有很多,但納撒內爾?法斯特(Nathanael Fast)和Serena Chen表示,“掌權者侵害他人通常是由于自我意識受到威脅”。Serena Chen曾在一項研究中提出問題,“掌權者在何時、因為何種原因會試圖傷害他人?”。他們在四項相互獨立的研究中表明,當掌權者在所掌權的領域中感到無能,即缺乏足夠的專業知識時,他們就會變得咄咄逼人。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
国产女人-国产V女人-女人自拍国产-国产女人ed2k-国产女人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