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新型冠狀病毒

臺灣重返世衛組織之難

黃柏彰:臺灣與世衛組織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彼此紛爭不斷。但這樣的口水戰,能否幫助臺灣達成“進入世衛”的目標?

橫掃全球的新冠疫情,讓長年在國際上遭排擠的臺灣看到似乎絕佳難逢的機會,不但世界各國對臺灣防疫相對成功產生良好印象,歐美國家官員間也接連公開發言“挺臺”,五月初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還聲明,呼吁世界各國支持臺灣以觀察員身分參與世界衛生組織(WHO)在本周即將舉行的世界衛生大會(World Health Assembly,簡稱WHA),頓時臺灣的國際情勢似乎一片大好。

可惜國際政治是殘酷的。臺灣外交部部長吳釗燮也在國民黨立法委員的質詢下潑了全臺灣人一頭冷水,表示美國沒有打算要幫臺灣在世衛組織里提案。即將在周一(5月18日)線上召開的世界衛生大會(WHA),恐怕也是少數臺灣邦交國幫忙發聲后,讓臺灣參與世衛的提案將會迅速被大會否決。

誰可以讓臺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

新冠肺炎爆發以來,臺灣官方以及支持臺灣的國際人士,就不斷與世衛組織隔空互打口水戰,臺灣外交部的推特賬號,也以諸多推文批評世衛,認為該組織是因為服從中國的壓力排除臺灣參加,并多次直接點名世衛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是“中國代理人”。世衛則回應,稱其本身是一個聯合國附屬組織,無權也無正當性翻轉聯合國對“地緣政治”的決定。

但究竟是誰可以決定臺灣參與世衛組織?

世衛《組織法》的章程開頭即表示,其最高宗旨是要“使世界各地的人們盡可能獲得高水準的健康”,這一點經常被臺灣政府和支持臺灣的人士在國際上引用,批評世衛為何長年把全臺2350萬人口的健康排除在其運作之外。

然而章程呈現的畢竟是“理想”。世衛作為一個聯合國附屬組織,其最高利害關系者(stakeholders)是聯合國的194個會員國。聯合國大會以及每年的世界衛生大會在制度上都采多數決的程序,中國在聯合國之所以有那么強大的影響支配能力,無非是因為中國影響了其中大多數、甚至是絕大多數的會員國。

這個殘酷的現實支持度對比,每年九月的聯合國大會都會上演。臺灣不是聯合國成員國,能懇求的也只有十余個邦交國,每年臺灣友邦在大會議程中提出要求“考慮”讓臺灣加入聯合國的動議,但很快就被大會的程序所封殺。

更諷刺的是,即使臺灣媒體廣泛轉載每次西方國家口頭上發表支持臺灣參與國際組織的言論,塑造“全世界都在挺臺灣”的感覺,歐美官員卻不愿意在聯合國大會或是世衛組織主動替臺灣提出動議,無論他們顧忌的是中國在聯合國里的龐大影響力、還是不愿意幫臺灣付出一點點外交成本。

成為“觀察員”是機會還是陷阱?

另一個經常被忽略的問題是,成為世界衛生組織的“觀察員”是否對臺灣有任何價值。

國際現實環境下,聯合國從來就不是世界政府,世衛組織也不是企圖取代主權國家制定衛生政策和協調各國的“世界衛生部”,充其量只是個交流衛生資訊的平臺。參與世衛組織如果能成為與其他國家平起平坐的“會員國”,是突顯臺灣國際地位的好機會,也是臺灣爭取入世衛的真正價值所在。但當前歐美官員的口頭挺臺、及當前臺灣官方對于推動加入世衛的方向,顯然都只停留在爭取以“觀察員”身分“參與”的層面。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
国产女人-国产V女人-女人自拍国产-国产女人ed2k-国产女人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