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新型冠狀病毒

新冠疫情令印度內部相互割裂

隨著新冠病例數字上升,印度各個邦、地區甚至高檔住宅區都禁止外人進入,這些隨意的限制對醫療服務造成極大干擾。

前一陣子,新德里(New Delhi)圣斯蒂芬醫院(St Stephen’s hospital)的一名重癥監護護士在上完白班回家途中,在古爾岡市(Gurgaon)邊界被警方攔了下來,她就居住在這片近郊區。哈里亞納邦(Haryana)突然封鎖了與德里(Delhi)的邊界,任何人都不得進入,無論他們來自哪里或去往何方。

由于家中還有一個7個月大的母乳喂養的嬰兒,這名年輕的護士心急如焚。她向警方求情,出示了她在醫院的工作證,還給自己的上司打了許多電話求助。最后她被允許回家,但自此再也沒有回去工作過。

她的困境并不罕見。隨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狀病毒病)病例數字上升,印度已經支離破碎。各個邦、各地區甚至高檔住宅區都禁止外來人員進入,因為他們擔心外來人員可能是感染者。這些隨意的限制破壞了醫療服務的提供和獲取。不過律師們稱這些在各邦或地方官員的指示下、由警察執行的管控,缺乏強有力的法律依據,而且侵犯了印度憲法所規定的自由遷徙的權利。

印度最高法院的律師阿維?辛格(Avi Singh)問道:“在任何緊急情況下,問題都是‘政府擁有絕對權力嗎?或是,緊急權力受到憲法限制嗎?’只有在憲法法院介入并對其進行審查的情況下才能做出決定。他們并沒有這樣做。”

在印度開始全國封鎖后不久,卡納塔克邦(Karnataka)封閉了與鄰近的喀拉拉邦(Kerala)的邊界,因為喀拉拉邦的一個邊界地區出現了新冠病毒集群感染事件。據律師表示,警方不允許來自喀拉拉邦的病人越過邊界到門格洛爾(Mangalore)市的醫院就醫,結果導致數人死亡。

喀拉拉邦訴諸法庭,一名法官下令開放邊界。卡納塔克邦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訴,最高法院斥責這兩個邦,并指示它們要友好地解決這個問題。幾周后,形勢發生了逆轉。喀拉拉邦——在控制病毒傳播和治療病人方面最成功的邦——封閉了自己與卡納塔克邦和鄰近的泰米爾納德邦(Tamil Nadu)的邊界,后者的新冠肺炎病例上升了。維權人士說,至少有一名來自泰米爾納德邦的病人因搭載的救護車被禁止進入而死亡。

關閉各邦邊界對印度人來說尤為是災難性的。對于他們來說,距離最近的大城市——以及先進的醫療保健設施——可能就在附近,但位于邦界另一側;而他們本邦的同等設施要經過長途跋涉才能抵達。然而許多官員似乎只關注自己的轄區,對不在其管轄范圍內的人民的痛苦漠不關心。

泰米爾納德邦的韋洛爾區(Vellore)是一所重要醫學院的所在地,官員們在與鄰近的安得拉邦(Andhra Pradesh)之間的高速公路上修建了兩道5英尺高的圍墻,以防止安得拉邦居民進入該地區。在一片抗議聲中,這兩道墻被拆除了。不過,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的政策是以感染水平對地區進行評級,病例較少的地區允許開展更多經濟活動,該政策可能會加劇孤立傾向。

關閉邊界給各地都帶來了嚴重干擾,這其中又以印度首都區為最,這是一個橫跨3個邦的巨大城市群。許多在新德里的醫院里工作的醫護人員住在郊區,要跨越邦界進入哈里亞納邦或北方邦(Uttar Pradesh)。隨著德里的新冠肺炎病例增加,這些邦要求醫生、護士和其他工作人員要么待在家里,要么在德里找地方落腳,直到這場危機結束。印度的醫療系統本就缺乏足夠的醫生,這些法令加大了醫療系統的壓力。

本周末,印度政府指示地方當局允許醫療工作者自由跨越邦界。但印度的封鎖已進入第七周,雖有所放松,但已造成了一種圍困心態,需要時間來克服。在一些社區,社區協會禁止任何外來人員進入,包括女傭、電工、水管工和其他獲準重返工作崗位的人。

進步醫學和科學家論壇(Progressive Medicos and Scientists Forum)的全國主席哈吉特?辛格?巴蒂(Harjit Singh Bhatti)說,在這樣一個困難時期,此類敵意令醫生和其他衛生工作者士氣低落。他說:“我們唯有共同努力才能戰勝這場大流行。如果我們相互歧視,將很難打贏這場戰疫。”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
国产女人-国产V女人-女人自拍国产-国产女人ed2k-国产女人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