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智慧城市

疫后世界取決于場景重構能力

陳序:作為供應鏈和數據流樞紐,當城市遭遇“幕間效應”,當難以從刺激傳統產業與需求場景中獲得更大邊際收益時,科技創新是不是一劑解藥?

在爭論疫情會不會真正“過去”,何時適合重啟經濟的過程中,全球城市正在經歷“幕間效應”。就像經典三幕戲劇的幕間休息,當疫情強行暫停供應鏈和線下消費需求,沒有一種理性預期能支持大幕重新升起之后的世界還是原樣:一樣的場景,一樣的道具,一樣的角色,還在一樣的位置上。

無疑,這將進一步瓦解“世界是平的”之類美好展望,迫使全球城市領導人的首要任務從可持續地保持與發展既有供求關系的交互方式,維護資源、市場與交易的既有形式,支撐城市在經濟中的需求中樞作用,急轉為如何重構場景。作為供應鏈和數據流的樞紐,城市比其他地區更依賴于全球化的成果。當遭遇“幕間效應”,當難以從刺激傳統產業與需求場景中獲得更大邊際收益時,科技創新是不是一劑解藥?

正在這時,從加拿大傳來一個壞消息。谷歌母公司Alphabet,Inc.旗下Sidewalk Labs宣布將關閉其在多倫多的智慧社區項目“Quayside”。兩年半前,Sidewalk Labs決定與當地城市政府共同開發多倫多東側湖濱地區,目標是將多倫多的濱水區變成一個智能城市,為自動駕駛汽車,垃圾收集,加熱的街道提供動力,并測量空氣質量。在Sidewalk Labs的原始計劃中,包括:一個“北美最大的氣候正效益區”( 溫室氣體排放量減少85%);一個對行人和自行車極為友好的社區,鋪設加熱自行車道和智能交通信號燈,采用無人駕駛車輛和地下無人自動送貨系統,為每家每戶每年節省4000塊交通費用;世界上第一個純木、模塊化建造的社區,40%的住房售價低于市場價格,50%的房屋為長期廉租房等。

之后的進程就不那么順利了。

首先,190英畝的土地規劃申請最后只獲批12英畝(比很多單一開發商在多倫多市中心建設的住宅社區更小);其次,大規模(90%)的低于市場價格的住宅供給對當地房地產開發商可能是沉重打擊,既有產業結構和利益關系被永久性打破卻得不到相應的長期對價;最后,也是最關鍵的沖突,是智慧城市對連接性的需求不可避免地撞上數據隱私保護的需求。

Sidewalk Labs對科技引領美好生活的承諾的有效性,完全取決于在給定區域內的數據連接性。尤其是自動駕駛交通,需要大量可靠的高帶寬低延時的基礎通訊網絡設施和基于邊緣設備(移動中的車輛與其他設備)的傳感器、計算能力,才能正常、安全地運行。此外,高度連接性可以將交通信號,能源,停車收費系統等也接入整個智慧社區。然而,當地的公民隱私組織認為,高數據連接性的社區,也意味著進入這一區域的任何人可能成為“被”消費者,失去了在傳統場景中成為消費者的自由選擇權,使得在多倫多海濱漫步并使用移動設備變成一次私人數據的大冒險。緊接著,“監視”一詞也順理成章地被擺上臺面。

表面上,如Sidewalk Labs首席執行官Dan Doctoroff在博客中所說,擱置該項目是因為COVID-19大流行造成的經濟不確定性造成這個項目在“財務上變得可行變得太困難”。事實上,真正的原因是當地政府先是外科手術式地引入智慧城市開發商,繼而無力協調保守的城市行政、產業權力結構和激進的創新場景發展目標之間的矛盾,也沒有幫助公共議程參與各方有效縮小前沿科技信息不對稱造成的認知盲區。換言之,谷歌的退縮,是多倫多市政府的失敗。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
色小说-春色校园亚洲综合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