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新型冠狀病毒

印度制藥和化工企業希望受益于供應鏈多元化

隨著新冠危機促使企業分散供應鏈,印度化工和制藥公司將自己定位成中國的替代者,這兩個行業在印度封鎖期間表現優于其他行業。

隨著新型冠狀病毒危機促使企業實現供應鏈多元化,印度化工和制藥公司正將自己定位成中國的替代者。

總部位于孟買的Vinati Organics公司董事總經理兼首席執行官維納蒂?穆特拉賈(Vinati Mutreja)表示,自今年2月以來,止痛藥布洛芬(ibuprofen)的一種關鍵組分的訂單大幅增長25%。

穆特拉賈表示,企業試圖轉移供應鏈的興趣越來越大。“其中許多企業長期以來依賴于中國,他們正在尋找替代方案,”這位36歲的女士表示,“自然的選擇就是去印度。”

通過新增化學產品、并申請新的工藝專利,從而以低于中國競爭對手的成本開發這些化學品,她擴大了公司的規模。該公司由其父親創立、已有29年運營歷史。自3月中旬以來,公司市值已增長逾4億美元,至13億美元。

穆特拉賈預計,本季度的營收將穩定在3500萬美元左右——這在印度是一個反常現象,因為當局為了控制疫情而實施的嚴厲封鎖已導致亞洲第三大經濟體的企業遭受重創。

“我們的勞動力成本仍然遠低于中國,”她表示,“如果政府能夠提供更好的基礎設施和一些出口激勵,我們有望成為下一個化學品中心。”

中國為抗擊新冠病毒而實施的封鎖暴露了企業全球供應鏈的脆弱性。分析師們表示,化工和制藥是印度能夠受益于提高自給自足能力和增加產能的兩個行業,這兩個行業在封鎖期間的表現優于其他行業。

印度券商界線資本(Ambit Capital)在最近的一份報告中表示,隨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狀病毒病)成為新的增長催化劑,目前在7500億美元的全球特殊化學品行業中僅占3%的印度,將“有意義地增加”其份額。

“印度很可能成為化學品的替代供應國,”界線資本研究主管尼廷?巴辛(Nitin Bhasin)表示。

新德里方面已意識到制藥業的機遇,并于今年3月宣布了一項13億美元的刺激計劃,鼓勵在境內生產藥品,并啟動了一項建立行業制造中心的計劃。

印度已經是世界上最大的仿制藥出口國之一,但其所需活性藥物成分(API)的70%依賴于中國。

“如果大型制藥公司希望供應鏈多元化,印度可能是其原料藥外包的一個很好目的地,”證券公司SBICAP Securities駐孟買的醫藥分析師庫納爾?達梅沙(Kunal Dhamesha)表示。

受中國1月份實施封鎖造成供應中斷的震動,一些印度制藥公司正在加大活性藥物成分的內部產能。

制藥公司Zydus Cadila的董事總經理沙維爾?帕特爾(Sharvil Patel)上月向英國《金融時報》表示,在中國供應的原料大幅提價之后,他的公司正努力自行生產更多原料。

“作為一種風險緩解措施——并非短期行為——我們試圖向后整合關鍵性初始材料,”帕特爾表示。

但康奈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經濟學教授、世界銀行(World Bank)前首席經濟學家考希克?巴蘇(Kaushik Basu)警告稱,印度需要迅速采取行動來放松封鎖——至少要持續至5月中旬——否則就有可能輸給更加靈活的競爭對手。

“從歷史上看,印度在這方面做得不成功,”巴蘇表示。他提到服裝制造業遷出中國的受益者是孟加拉國和越南,而不是印度。

對于化工和制藥業,“我們必須正確行事,否則,大量資本將會決定落戶其他地方,”他說。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
色小说-春色校园亚洲综合小说